今天是9月18日,江苏将全省鸣放防空警报。从1937年8月15日日军首次空袭至南京沦陷,近4个月的时间里,防空警报声曾数百次在南京响起,而中国军队当时在南京对日寇航空兵进行了坚决抵抗。今年9月18日前夕,南京保卫战中中国军队防空作战部队的防空经验首次被发现,并且被完整整理和注解出来 。

  《南京防空经验》系统而全面

  南京大屠杀史与国际和平研究院副研究员胡卓然告诉记者,这本《南京防空经验》是抗战时期中国军队的中央防空学校1939年7月印行的,该书现存国家图书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会员唐恺此前注意到了这本书里记述了南京防空作战情况,他在研究南京保卫战全史的讨论会上告诉了胡卓然。近期,胡卓然带领南京审计大学沁园书院近现代史研究社的大学生志愿者,对此书从头至尾进行了完整整理。胡卓然还专门对整理出的十几万字的书稿进行了数百处注解。

  胡卓然告诉记者,全面抗战开始后,中国军队防空学校下辖的高射炮、探照灯等部队官兵,从1937年8月15日首次抗击日寇对南京的空袭,一直坚持作战到南京沦陷前,这本《南京防空经验》系统整理了抗击敌人空袭的实战经验。这本书在1939年被印行出来,也是南京沦陷后首次有学者公开发布的南京空袭和防空的系统经验总结。

  记者从南京审计大学大学生志愿者整理好的书稿中看到,《南京防空经验》全方位、多角度审视了南京遭受空袭的方方面面,其中记录了此前抗战史学界从没发现的诸多重要历史细节。比如,全面抗战开始时,南京市组织了防护团,此前各类记录里对这一组织的行动语焉不详,而此次发现的经验里详细记述了该团各部门的任务,如空袭警报发出时“警报、警备、交通、灯火、避难等各班,应立即分别出动”,“消防、救护、消毒、工务、配给等班,整装待命”,而紧急警报响起时,“各班应加紧工作或分别出动”,其中,“灯火管制班,速即熄灭全市室内外各种灯火……交通管制班,速即断绝交通……避难管制班,迅将离家外出之避难民众,指导进入避难场所或收容所,绝对不准在道路中停滞,并协助断绝交通”。

  多个细节填补防空作战空白

  志愿者告诉记者,他们整理时发现《南京防空经验》之中还对防空作战的注意事项进行了详细归纳,其中多个细节都是以往研究南京保卫战史时从没有发现过的内容。例如,书中记述了抗击轰炸时,空军飞机和探照灯运用分别应注意的事项:“查首都地区狭小,空军作战空域有限,故我空军出动时,仅为两组,每组两机,分在敌机航路两旁,可以就近灯之光芒交叉处攻击。”“照空灯如发现敌机,即由首先两灯,交叉照射,待至敌机前进到其他两灯中间地区时,即由该另两灯连接照射,首先两灯即行熄灭,另找其他新目标,于是传递下去,均按两灯或三灯共同照射一个目标为原则,切不可多灯共照一目标,至为紧要”。

  胡卓然也告诉记者,他以前参与过多次南京保卫战史料的整理,但是此次看到了许多从没有了解到的历史细节。例如,书中记述敌机会“背太阳而来,使我处于对太阳的不利状态”,当时中国防空部队立即赶购“颜色眼镜”(墨镜),以排除此种困难。又例如,书中记述南京大校场机场附近道路,原先是黄色路面,敌机空中可以一眼看出,一度以公路作为轰炸标示,中国军队及时发现了这一情况,“迅即将该路涂黑,施行伪装,使失其作为目标之凭借”。而这一教训也被归纳成经验:“如是黄色公路,以及高大建筑物,反映于空中,可以辨别为特着目标者,均宜顾虑及之。”

  这些对南京防空经验的记述分别从防空作战、消除空袭后果等角度,详细记述了南京遭遇日寇狂轰滥炸时的应对之道,也从另一个侧面展现了当年南京这座城市在日军肆意轰炸下坚强挺立的动人史实。